抓住外国佬p2

 

暂无分级【吧啊啊……






( ´﹀` )( ´﹀` )( ´﹀` )( ´﹀` )( ´﹀` )礼貌的分割线

"为什么你喝酒,我喝牛奶?"
 
"因为你还未成年,还不到公路旅行的年龄。"
 
"我16了,只是个头矮一点!"
 
王耀斜眼歪头,"所以......牛奶?"
 
"这太娘炮了,"费里西安诺瘪着嘴,"我宁愿喝机场咖啡。"

"你怎么知道我不懂药剂的?"他忽然停下来,握着瓶子问。
 
"你根本不在乎后面详细的介绍,笔记只停留在一整沓纸前半部分的药物名称,英文名,意大利名。显然你不太熟悉意大利文,标记都是英文的。"费里西安诺抓起一件灰色运动外套,"我想要这件。"
 
  王耀看了一眼就干净利落地刷卡付款了,收银小姐笑嫣如花,王耀却很感动,这个小先生挑了件他的卡能负担得起的,退税的钱除了简单的机场晚餐,还能买份英文报纸。
 
"你的机票买不到我旁边经济舱的。"王耀盯着手机,"我记得你之前说过不用管你的机票?"
 
  费里西安诺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卡,上头印着凯撒航空跟皇家航空的联标,“我是特权阶层。”他得意地说,倒着走碰到了拿着咖啡的一位先生,被人用德语责备了一句。
 
“你用这玩意儿还不怕家里人找不到你,不能查使用记录吗?”王耀盯着那个急匆匆离开的德国人,他的背影挺拔。
 
“不是什么稀奇玩意儿,中层以上很多人都有,而且办理管制也不严。”
费里西安诺挤眼睛,“你帮我办吧,再说申请降舱,把你旁边的小幸运升个舱。”

  王耀望着那个远去的,像极了罗德里赫的身影,点头把酒喝干。







  两百平的乱糟糟公寓里,除了墙上和地毯上的一滩不明血迹和一堆至少两星期没处理的速食垃圾碎屑,当然,还有阿尔弗雷德从来不会收拾的衣服,从洗衣房的洗衣机一直堆到外面沙发上,他没有给王耀再留下什么。



阿尔弗雷德消失了,和TCF一起。

“所以……”
 
“所以?”王耀发狠得咬咬拇指。
 
“你的朋友被提前的大清洗一波带走了?”费里西安诺摊摊手。
 
“他没死,”王耀挥挥手,强迫声音冷静下来,他嗓子哑了,听起来怪窝囊的。“血朝后喷射到墙上,第一个可怜家伙被阿尔弗雷德爆了脑袋,另两个来了第二次,他们以为阿尔还在屋子里。”
 
“他不在吗?”
 
翻开沙发上一堆衣服,王耀找到沙发缝里设了机关的枪,“他跟着他的宝贝电脑早跑了,”
 
王耀拿起枪来检查,里面已经没有子弹了,“那群蠢货不敢惊动其他住户,拖走尸体,又回来在房间里翻箱倒柜,竟然没想到翻翻臭衣服,别是精英下手惯出来的毛病。”

“所以?”费里西安诺叹口气。
 
“所以?”王耀四周望望,想看阿尔弗雷德有没有留下什么行踪的线索。但死宅的公寓空空如也,只有阿尔贴的大幅海报,傻逼谜语人被蝙蝠侠踩在脚下,还朝王耀笑得一脸淫荡。
 
“我怎么办?”费里西安诺眨眨眼。
 
“我会送你去匹兹堡,”王耀捏捏额角,“你给我TCF。”
 
“火车吗?”
 
“火车。”王耀深吸一口气,“希望你的爱丽丝阿姨别像这个废物,得罪奇奇怪怪的人。”
 
“怎么会,”费里西安诺笑起来,像一只狡猾的奶狐狸。“这里怎么办,要收拾吗?”
 
“我不会帮那个肥佬干家务洗衣服的,他最好留下点儿什么,不然我要用网线把他吊死在天台上。”
 
“你喜欢把人吊起来?”
 
“他其实也喜欢,”王耀盯着吊灯眯了眯眼,搬来沙发,从上面取下一个闪着红光的小针眼摄像机,“瞧。”他用指尖拘着给费里看。
 
“哦,你们都是坏孩子。”费里西安诺坏坏地抿嘴。

红光随着王耀调整身体方向改变闪动频率,最后在窗口变成绿光,王耀探身,从落地玻璃窗外的空调机里摸出一只巴掌大的晶屏,上面是阿尔吸着可乐的模糊肥脸,“啥事儿耽搁了那么久?”
 
“捡了个娃,”王耀朝费里西安诺看看,“你在哪儿?”

“这玩意儿快没电了,我等了你两天。”阿尔翻个白眼,信号延迟让他的声音断断续续的,脸卡得扭曲,“摊上点麻烦事儿,先别找我,大清洗前走掉,半年后我去联系你。房子给你,钥匙门卡老地方,别动我他妈的海报漫画!别扔我的衣——”彻底没电,阿尔的咆哮被截在半路,王耀扯扯嘴角,还好他有第二份TCF。


TBC

评论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