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柚天】太阳灰烬

ATTENTION


·RPS不上升到真人


·年龄差一岁


·校园背景


·包括柚天在内的人设均为私设


·不车【虽然标题看上去有点社情∧q∧


·OOC maybe欢迎评论指教

·不撕


(°ー°〃)(°ー°〃)(°ー°〃)(°ー°〃)(°ー°〃)(°ー°〃)礼貌的分割线


Summer ashes太阳灰烬/夏日欲望



  仪教老师把小臂缓缓抬起,胳膊跟着定住,她的动作好慢,显得窗外的蝉鸣一声比一声长。


  教室外头肯定更热,无云,硬叶被晒出一层油光,但教室里开着空调,是舒适恰好的26度。虽然掌心湿湿的,但人不会感到热。


  仪教老师要求严,哪怕是一个用刀叉的动作也会叫大家定住很久。定住时容易出汗,汗出在手心脚底都很尴尬,因为胶地上会留印子。


  老师叫金博洋上来,他就不用再定住,这节课学交际舞,老师请他上来做一个华尔兹邀请舞伴的动作。


  金博洋本来可以不用上舞蹈课的,准确来说羽生结弦和他都不用。羽生结弦是日籍留学生,和金博洋一样是作为花滑特长生入学的,芭蕾或者探戈的基础动作两个人都不在话下。但是老师坚持要求他俩来上课,而且时不时请他俩上来做动作示范。


  有一回跳华尔兹,金博洋不会跳女步,很理所应当地走到男伴位置,一抬头看见羽生走过来站自己对面,离得很近,他捉住金博洋发愣的手,搭在自己后腰上,用只有两个人听得见的轻柔声音说:“我会跳女步。”然后侧头后仰,摆出开场的姿态,纤长白皙的脖颈像丽达的天鹅。他的后腰软软的。




  “那有啥不好?”金杨抱着脏兮兮的篮球,咬了一口雪糕,奶汁滴落在他扣着球的脏手上。


  “男生跳女步不奇怪吗?我以为老师会叫香香跟我跳。”金博洋推着自行车,转头看着李香香系完鞋带赶上来。


  “我那天脚扭了。”李香香把书包拎在肩上。


  “所以你一游泳队的干啥往男子组窜打篮球,还被抽了脚?”


  李香香白他一眼:“你管我?我跟文静姐图开心去的,谁知道二组的后卫那么小肚鸡肠。”

 

  “你不一直想认识成年一组其他人,还佩服人家羽生得不得了吗,金天天?这不正好跳舞熟了联络联络。”金杨含着雪糕问。


  “怪尴尬的,一组大部分都是日本学生,我只认识羽生一个。而且香香脚都好了还叫他上来跳女步,不造老师咋想的。”


  “你俩都高,”金杨走远一点,“换成香香前三排都跪坐人也看不见她呆毛。”


  李香香追上去踩金杨一脚。


  “嫌尴尬你也去学学女步,下回叫他搂你。”李香香把双肩包背起来,做个旋转舞姿跳到前面去。


  金博洋无语,推着自行车继续往前。


  蝉鸣一声一声的,沥青路在太阳底下闪光,偶尔有鸟叫,但是急促,短而小。空气中有些叶子汁味儿和草木烘笼的尘味,很明显花工来这条路上修剪过绿化。无云无风,树影在热浪中静止。


  回了机关大院儿,李香香钻进聚会的女生堆里,三两下没影儿了。金杨想用脏手拍金博洋肩膀,被瞪了回去,遂搭在刚擦过的自行车上,也被嫌弃,他随意开口:“夏天一过他们就回了。”


“谁?谁回了?”


  “羽生啊,还有跟你一块儿都刚入成年组的宇野,人家都是要回日本入代表队的,过来合训是被请来交流学习,又不跟咱一块儿考试。”


  “怪不得有时候文化课看不见他俩,”金天天瞪眼,“原来根本不用上嘛,那直接去日本国际班啊,来特长生班做什么?羽生还比咱都大一岁……”
 

  “谁知道,”金杨耸肩,“所以你还有啥想学习交流的赶紧请教去呗,每回偷窥人家训练能学个啥?”


  “嘿?我怎么就……”


  “你哪回跟宇野一起走不是为了顺道看一下羽生的,还在练习的时候学他用刀齿点冰。”金杨眯了眯眼,


  “晓得人家艺术表现力的好就赶紧去请教请教,别升上成年组了还像在青年组里一样冰场上光蹦哒,你的滑行哟大哥!教练观众看着你蠢萌蠢萌的紧着心肝儿疼你,评委指不定想看点成熟节目。”


  金杨摆摆手,“你先回,我给哥们儿还球去。”


  说完走了,留金博洋一个人扶着车把手,站在原地。




  正午最热的时候,有夏虫很长地叫了一声。

   TBC
 

评论(18)
热度(1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