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天

Phoebe垂头,将有些孩子气的脸庞转向一边,缓缓说道:“母亲的死状实在很诡异。但作为女儿,作为母亲的女儿,我们更愿意相信她是被害的。母亲一直是温柔又怯懦的人,很难想象她自己做出那样偏执疯狂的举动。多年来我们一直在调查当年母亲的死,但是毫无进展。”

Phoebe抚了抚额角,有些气馁,“父亲是女王忠贞的大臣,Esther氏族世世代代都是向国王效忠的名门,有些宫廷秘辛和一些腌臜密闻,是我们的势力也不敢触及的。这也是我和姐姐同Stheno签订契约的原因,希望她能帮助我们找出当年母亲死因的真相,但是进展仍然不明显。即使有了结果,我们也不愿意相信一个恶魔的一面之词。”

“……”

                                                      

  多么可笑啊,Alois自己当年就是只愿意相信Claude的片面之词,弄不清楚复仇的对象,被耍得团团转。

 

“我们希望能借助‘女王的蜘蛛’的势力,用您擅长的那些蜘蛛的手段,帮我们弄明白当年的真相。”

 

“你们俩自己也查了那么多年,都是毫无头绪,怎么就敢肯定,Trancy的势力一定能给出您合理的结果。”Alois表示怀疑。

 

“Trancy家族作为女王的蜘蛛,用见不得人的手段调查见不得人的贵族密闻是必要的,即使接触到了什么敏感地带女王陛下也不会生疑。况且最近我们有了新进展。很明显的,从套路来看,对方的进展比我们深入一点。”

 

“对方?还有其他人……”

 

“上个月午夜零点过后,Phoebe有些低烧。我去给她找些凉水,因为是晚上了不想惊动奶妈。路过书房档案室的时候,看见守夜的仆人晕倒在地上了。”

 

“姐姐当时胆子还真是大……”

 

“那个可怜的下人颈子后面有红痕,是被打击晕过去的,所以我就不担心是什么药物作用了。我叫了Stheno,让她找些人封锁宅邸,然后去书房找我,我自己先去了书房。进去的时候里面已经没有响声了,大部分档案都是原来的样子。书房里只有一扇大的红木窗,虽然有可能是从窗户出去,但那下面Stheno应该已经叫人守着了。”

 

很明显的,从这几句话中就能看出来,Esther氏族的长女那些水性杨花的做派只不过是符合身份的掩饰,Alois听到这里,对自己盟友的信心提高了许多。

 

“我和Phoebe都有些奇怪的小毛病,喜欢在已阅信件的右下角打个洞,整理一叠信件的时候我们不在乎信件的首尾是不是整齐了,而是会把信件的洞用帽钉捅齐了放好。”Theis自嘲地笑了笑,灌下一口红茶。

 

“而从父亲去南部平叛开始到母亲自焚那段时间的信件和档案,我去查看的时候,都只是首尾整齐摆放,信洞是对不齐的。这么多年来,我们一直都不觉得母亲的死与父亲在南部的叛乱有什么关系。叛乱开始之前,母亲曾在南部休养过两年,和家里几乎没有联系,现在想起来的确是会和母亲有些关联,对方显然比我们更有头绪。”

 

Phoebe接过话头:“我们认为闯入书房的人是内鬼,就先请了管家暗地里审讯,但现在伯爵愿意帮忙,事情也会好办许多。趁这次宴会Stheno已经把有嫌疑的仆人带了过来,我们相信伯爵的手段。”

 

“你们凭什么觉得我会答应这次交易?”

 

“这对您并没有坏处,只是做个顺水人情,殿下。”

 

“……”

 

“心口空荡荡的,伯爵一定不会好受。但您知道吗?Stheno有重塑肉体的能力,作为这次交易的报酬,我们愿为您提供……”

 

 

 

 

 

 

 

“一颗心脏。”

 

“什么?”

 

“一颗心脏,Stheno,我需要你为Alois重塑肉体,并且给他做一颗心脏。”

 

“……”

 

“老爷已经向女王请求封锁领地里的树林,Alois原来的身体我请了树人保存好,过几天就会去取回来。”Claude的手肘搭在石桌上,双手五指的指尖在胸前对齐相顶。

“因为一直用我的血作为养料的缘故,现在的身体能和灵魂契合,但是灵魂的质量因为恶魔血液的污染在慢慢减少,需要尽快放回到原来的身体里。当时为了把老爷的灵魂装进戒指里,我剖开了老爷的心……”

 

“所以是需要我给ALois修复原来破损的身体,顺便再做一颗心脏?Claude你可要知道,心脏可不是人类认为的身体里的什么器官,它是承载灵魂的容器,重塑心脏的话,契约也要重新签订。你能保证Alois还会愿意跟你签订契约吗?”

 

“这就是我的事了,不劳你费心。”

 

“哈哈哈哈哈~我只是有些好奇,”Stheno头上的一条金蛇探出倒三角的蛇头,贴着她的脸庞从鬓角游弋到肩头,朝Claude吐出血红的信子,Stheno伸出一根手指挠了挠它的下巴,她笑着继续说,“我记得您说过这是个公平的交易,蜘蛛阁下。修复肉体还好,重塑一颗心脏可是需要我掏出我这儿许多小可爱其中一个的蛇胆来,您有什么愿意交换的物品值得我这么做?”

 

“Laevatein剑柄上的一对蜘蛛眼石,做为一颗心脏的报酬。”

 

 

 

 

 

“这的确是报酬丰厚的交易,能看出来Esther家的两位是认真诚恳地想做这笔买卖。”Alois笑了,精致的脸庞在金发与灯光的衬托下显得越发令人惊艳。

 

“那是当然,我和Phoebe从来没有这么诚心实意地想讨好过什么人,您是第一个。”Theis眯了眼睛,这笑容来自于“堂弟“的脸颊,却第一次给她感觉漂亮得眼花。

 

Alois歪了歪头,不置可否地把笑容扩大。

 

“我接受了,这个交易。”Alois站起来,“那么,您那些调皮的仆人在哪儿呢?”

 

“这么晚了是不再好打扰伯爵休息的,既然您同意了,明天我们会吩咐人送他们到地牢里的。这具身体是Pissarro【姐妹花堂弟】的,但您在里面,丝毫不会给人感觉到他的存在。您别误会,我是说,您对这具身体的使用,使他变得更加高贵。既然交易谈妥了,Pissarro现在也就因为对父亲不满离家出走,跌死在Esther家族领地的护城河里了。Pissarro的一切我们都会安排好的,现在起这具身体就是伯爵您的了。我要说的是那颗痣,请您按喜好处理掉它吧,以免给您造成什么不必要的麻烦。”Phoebe同Theis的脸色都变得舒缓起来,她们高兴地说道。

 

“就拜托给您了,今天可能真的得在您这儿借宿一晚了。”Phoebe起身道。

 

“晚安,美人伯爵。”Theis提裙站起,同Phoebe一起离开了客厅。

 

 

评论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