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t the Gringo试阅【天然呆组互攻】

Get the Gringo【吉布森的抓住外国佬paro,带一点人类清除计划设定,不算完全现代设定】

因为试阅好像也暂时常向,不打warning

王耀追着抢包贼在佛罗伦萨跑到第四个街区,矮小的阿拉伯男人抱着包冲进一条暗巷,抬脚就要跟进去的时候,有人绊住了王耀的腿。

一个到王耀脖子的褐头发男孩儿,扑在王耀的腰上。

他嘀嘀咕咕两句意大利语,王耀只能听懂“多……不可……”一点儿意思。王耀推开他,男孩儿仰头看着他一阵,突然改口换了英语。

“你不能进去,他们人很多,”他用一只脚从后面踩另一只的后鞋跟,“一个人不能进去。”

“但我的护照还在包里。”

“但你的枪还在腰上。”

王耀抱胳膊,低头认真打量这个男孩儿。褐色头发,可人白皙的小脸,有点脏,但不影响什么。衬衣皱巴巴,粘着黏滞在石街的泥水,脖颈间脏领子,外套起球的细针织毛衣,划花的皮鞋,像落难的少爷。

“你有一根烟吗?”他整整自己的领子,这不像脏窟里孩子的动作,“我可以进去帮你拿,给我一根烟,我可以拿回护照给你,两根的话除了现金都能拿回来。”

“我有枪。”王耀笑了,“而且你不能抽烟。”

“他们人很多。”男孩转转眼珠。

“我有枪。”

“不能冒险打伤那么多人,你口袋有今天的机票。”

“你到底翻了我多少东西?”

“两根。”他比划两根手指,“信用卡也能拿回来哦。”

“我不能给你烟,”王耀好笑,“你叫什么名字?”

“费里西安诺。”

“费里西安诺,你帮我拿回我的护照和卡,我有其他东西给你。”

男孩撇撇嘴,“你别想用什么乐高玩具打发我。”然后转身小跑进去。

王耀抬头,这是他在佛罗伦萨的最后一天,刚下过太阳雨,现在天蓝蓝,有鸽子飞得跟教堂顶一样高。






王耀将费里西安诺牵到一家中餐馆前。

“你有什么想吃的菜吗?”

“牡蛎……”男孩小声喏喏。

“什么?”

“没有,我说……饺子就很好吃。”



费里西安诺用叉子戳住饺子,用牙齿尖咬住一点。

“家里人有找过你吗?”王耀看了下时间,晚十一点的飞机,现在还早。

“什么?”

“你知道的,贼窟里的孩子穿不上你这身。”

“这就不能是贼爸爸捡给我的?”

“可以,但它不是。捡来的全套?跟订制的一样合身。”

费里西安诺盯着墙上挂的中国结,勉力咽下嘴里半只饺子:“应该在找我,但不好大张旗鼓。我是私生子,哥哥才是能拿上门面的。”

“不打算回去?”

“累。跟外面一样不安全。”

他根本就不是个孩子,王耀眯了眯眼,放下柠檬水,掏出手机看新闻。

“为什么巴尔的摩?”

“为什么告诉你?”王耀眼皮不抬。

他看我还像在糖果店徘徊的孩子,费里西安诺心想。“到美国你可以叫我佛里森,”他把叉子含在嘴里,“而且我也告诉你了呀?”

“有认识的朋友,”王耀看眼窗外,又回到手机里,“我不会带你去。”

“你知道6号大清洗吧,今天3号。体验大清洗?和朋友一起?”

“我呆一天半,办事最多半天,有5号下午的单张机票。这也是为什么不能带你。”

“机票不用担心。”意大利男孩儿撇撇嘴,“你有艾滋病啊?”

王耀翻个白眼,“你又知道?”

小佛里森吓得捂嘴,“还真有啊?”

“没有,闭嘴,饺子粘住了,不吃拉倒现在走。”

朝王耀压低身子,“你没有指纹啊……”费里西安诺收起惊吓的表情,小声感叹,他手中的叉子在一旁指着王耀。

王耀觉得不对了,这孩子不仅是观察细致,他收集的信息都是问题关键。王耀握着手机,终于开始正眼看他。

“而且是烫掉的,不是冬天手掉皮。”他的脸上接着露出孩子气的撒娇一般的微笑。

“包里装了一打最新艾滋病药物资料,又不懂药剂,东西又是只能在中国印度生产的……”他收起尾音。“自己又没病……你想带回中国吧,试验品和配方?然后卖。”

“我爸生前搞这个,为了看懂他整天为啥东西不理我,我功课里就生化最好,”饺子吃完了,费里西安诺轻轻放下叉子,“带我去你就不用怕拿到旧TLF配方,还要花钱找人鉴定真伪。”

王耀顿顿,面无表情,“我倒宁愿花钱。”

“你知道TCF不?”

“不知道。”王耀心烦意乱,现在下午5点,他只想踢了这小子喝杯酒,然后快快乐乐地搭上飞机,该死的大胡子拿走了他钱包里所有的现金,甚至纪念币。

纪念币!王耀深吸一口气。
 
“你知道,但是买不到。”看出不耐烦,自荐男孩赶忙摆上简历。“我爸TCF的研究全部放在美国了,我能拿给你,就在匹兹堡。不过不在医学中心,在一个阿姨那里。”

王耀不吭声。

“拜托,开车4小时火车2小时,见到了爱丽丝女士我就呆她那儿不会再跟着你。”

费里西安诺偷偷抬眼,看见王耀正盯着窗外,拇指摩挲着玻璃杯边缘。

他低头喏喏道:“我不能在佛罗伦萨呆了,卢卡说警局新来了罗马的人,肯定是疑心这边来找我的……”

“是,还得搅和到你们家里一堆破事去?”

“会死的呀,我不能回去!”他眼睛立马红了,睫毛颤颤要落下泪来,“没有人能帮我了,除了你。而且你也没有损失呀……”

王耀只好看着他,但是静默了很长一段时间,长到一向擅长察言观色的意大利男孩儿已经不能再从那双黑眼睛里看出什么来。

王耀出了口气,皱着眉躺回椅子背,仿佛生了一场大病。他把一直攥着不放的手机递过去,“你要不要先跟那边打个招呼,别咱俩不请自来都被赶出去……”

“不会的,爱丽丝阿姨一直在等我。”费里西安诺却眉开眼笑,笑容灿烂,像刚毕业的国中生。

试阅欢迎评论

评论(3)
热度(13)